业务邮箱
IV3fG95x@googlemail.com
首页 » 靓发> 正文

帝国的弃子

发布时间:2020-03-23 14:11:30

明朝嘉靖年间,大明皇帝朱厚熜实施海禁,阻断了明朝与海外各国的海上商道。海禁使本就贫瘠的东瀛四岛受到沉重的打击,再加之东瀛四岛内经常发生饥荒,加之当时东瀛各个大名处于诸侯争霸时期,国内一片哀鸿遍野。一些战败的东瀛诸侯和盘踞在东瀛沿海一带的大名结成联盟,并联合各方海盗势力决定派兵打开大明王朝的门户。为此,东瀛倭寇屡犯大明东部沿海地带,对明朝沿海各城烧杀抢掠,大明皇帝随即下令,命明朝军队进行反击。双方的战争持续了数十年,双方伤亡的人数不断上升,而双方的矛盾也逐渐变为了不死不休的民族仇怨。多年的战争使本就不富裕的东瀛国力越发的空虚,东瀛各诸侯自知正面战场不是大明军队的对手,从而明面上用军队在沿海袭扰,暗地里则是采取渗透的方法,派遣妇女、小孩渗透到各大城市的权贵府邸甚至皇宫之中,还派遣东瀛武林人士渗透到中原武林之中,妄图从两个方面控制整个大明王朝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一些派到皇宫里的女人和孩子,如今都身兼要职,甚至有的人还当上了嘉靖皇帝的妃嫔。而潜伏在中原武林中东瀛武士则没有这么好运,虽然有些人闯出了些名堂,但始终无法有所成就,这些人渐渐的失去了诸侯的重视。嘉靖21年,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事件—壬寅宫变。大明嘉靖皇帝差点死于几名宫女之手。事后数十名宫女被处以极刑,甚至连服侍嘉靖皇帝的嫔妃曹端妃和王宁嫔也被凌迟处死。据事后调查,证实曹端妃、王宁嫔和这些宫女都是东瀛幕府派来的奸细,随即在京城中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,大部分在皇宫和京城的幕府奸细尽数被拔出,牵扯人数达到数百人,而且不乏一些朝廷重臣府中的要人。但没有多久,此事就被压了下去,了解此事的人一个个的不是被流放就是死于非命,之后朝野上下再也没有人敢在京城中提及这件事。而谁都不知道还有一个人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,在壬寅宫变的那个晚上,一名中年道士带着一个孩子连夜出了京城。......壬寅宫变前夜嘉靖皇帝的嫔妃,王宁嫔带着她的儿子,年仅6岁的九皇子朱载德,来到了距离乾清宫不远处的一座房屋中。住在这里的是崂山玄学大师孙玄清道长。由于嘉靖皇帝信奉道教,所以常常会邀请一些道教名家前来论道,以求长生不老之术。这孙玄清道长是来自于齐鲁之地中崂山的道教名家,20岁时游离全国各地寻访名家,年纪轻轻便已成名于江湖,30岁便在崂山开宗立派,仅仅十余年的发展崂山派的名声便响彻武林,崂山派门下弟子虽然不多,但崂山弟子在中原一带行侠仗义、行医传道,其中的佼佼者曾在抗倭战争中做出过巨大贡献。嘉靖皇帝听闻崂山有位道教名家,便差人邀请孙玄清道长前来皇宫论道。孙玄清本不想亲自去,但奈何嘉靖皇帝“三顾茅庐”,不得已便之身前往皇宫。孙玄清本以为嘉靖皇帝只是想求长生不死之术,但一见面才发现这位嘉靖皇帝对道教玄学有很深的见解,二人一见如故,常常论道到深夜。嘉靖皇帝甚至让自己的三皇子朱载垕和九皇子朱载德拜孙玄清为师,并让孙玄清就住在自己的寝宫乾清宫旁边,以方便自己和孙玄清道长论道。孙玄清在皇宫一待就是4年,在这期间孙玄清没有收过其他的徒弟,专心教导两位皇子习武修道,特别是对自己的小徒弟朱载德甚是喜爱。在壬寅宫变前一夜,王宁嫔带着6岁的朱载德来到孙玄清的住处,此次王宁嫔前来,一名侍从都没有带。“砰!砰!砰!”王宁嫔刚敲完门,还未来得及说话,屋内就传来声音,“娘娘请进吧,深夜到访,不知有何事?”王宁嫔带着朱载德进屋后,见到孙玄清正盘腿坐在床上打坐冥想,朱载德立刻跑到孙玄清身边,行了一礼后,便拽住孙玄清的胳膊,叫道:“师父,师父,您真厉害,母后在门外还没说话您就知道是我们来了,嘿嘿。”王宁嫔连忙过去拉住朱载德,说道:“皇儿,不得无礼。”孙玄清缓缓睁开眼睛,摸了摸朱载德的小脑袋,笑着说道:“不妨事,不妨事,平日里我们师徒就是这样相处的。”孙玄清下床来整了整衣襟,问道:“不知娘娘深夜前来所为何事?”王宁嫔向孙玄清施了一礼,说道:“道长,我此次前来是想请道长在明晚之前将皇儿带回崂山。”“娘娘如此心急,让贫道明晚将九皇子带回崂山?这是为何?”孙玄清对此也是很诧异。“道长,个中缘由现在不必多说,这里有一封信,道长读完便可知晓。”王宁嫔拿出一封信交给孙玄清,随后小声对孙玄清说道:“一定不要让载德看到这封信。”孙玄清已经大概知晓信中的事绝对非同小可,但是孙玄清仍是一脸淡然,看了看正在一旁翻看自己书籍的朱载德,对王宁嫔说道:“请娘娘放心,我一定保九皇子周全。此事,不知皇上知道么?”端妃小声说道:“道长,此事陛下还不知晓,但请道长不要告知陛下。”孙玄清沉吟了一会,说道:“好吧,贫道定当尽力而为。”王宁嫔又行了一礼,说道:“多谢道长!道长,载德今晚就住你这里吧,我先告退了。”“娘娘慢走,贫道就不送了。”王宁嫔走后,朱载德又跑过来拽着孙玄清叫道:“师父,师父,母后说崂山可好玩了,还有很多的师兄师姐,是不是啊?整天在这里我快闷死了,师父,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崂山啊?......(以下省略N个字)”孙玄清摸了摸朱载德的小脑袋,笑着对朱载德说道:“载德,你要是能把桌上那本《先天真经》背熟,师父就带你去崂山。”“不就是《先天真经》嘛,小意思,师父,给我一天时间我绝对能背熟!”小朱载德说完便跳到孙玄清的卧榻上开始翻看起那本《先天真经》。孙玄清其实并不担心朱载德能不能将《先天真经》背过,朱载德虽说不是从小聪明过人,但是只要是他自己认定的事,都会非常认真的去做,直到完成自己的目标,这也是孙玄清喜爱朱载德的原因之一。趁着小朱载德在认真背书的功夫,打开了王宁嫔给他的那封信,看完整封信后,孙玄清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在卧榻上认真背书的朱载德,而后便将信重新装好放到怀里。孙玄清心里很清楚,过了明天,也许这世上就不会再有九皇子了。也许,这皇宫确实不该再待下去了。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,犒劳一下,希望后续更加精彩! 确认打赏



百度搜索